杜先生的辩护律师说

2020-01-23 17:15

目前,黄某已被开除党籍。据此前媒体报道,瑞安市总工会表示,此前他们已建议将黄某开除公职,并已按程序上报有关部门进行处理。

据杜先生所说,黄某三天两头往他家里跑,每次都是趁他白天不在家时过来。但念黄某是长辈,杜先生每次好烟好酒招待,也没多想。但每次在家里碰到黄某,妻子总会找各种理由打发杜先生离开,这让他心里总是有点不是滋味。

据吴女士说,嫁给杜先生后,她一直没有怀孕,因此怀疑丈夫的生育能力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吴女士通过亲戚认识了黄某,“他是乡里的干部,长得帅,人也很好,别人都称赞他。”认识黄某后,吴女士就想到了借种生子。“我和朋友骗黄某过来喝酒,把他灌醉,然后发生了性关系,之后就怀孕了。”

2008年,夫妻俩领了结婚证。随着女儿的出生,杜先生更是把全部心思放在了女儿身上,但因为黄某,夫妻俩的矛盾越来越多。

起诉状称,在杜先生和吴女士结婚之前,二被告已经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,结婚之后,二被告之间仍长期保持情人关系,并生下一女。而杜先生毫不知情,替他人抚养了女儿7年之久,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。

接到杜先生的举报后,有关部门着手展开了调查。去年年底,瑞安市纪委作出处理意见,认为黄某身为中共党员,却与他人通奸,并在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非婚生育一女,其行为已严重违反党纪。

但针对妻子吴女士的怀疑,杜先生在法庭上出示了一份检查报告,证明自己有生育能力。

法庭上,吴女士表示不想离婚,并称:“如果法院真的判处赔偿这笔钱,恳请法院让她来还,不要再牵累黄某。”而对于“和黄某有私情”这一说法,黄女士作出了否认,并称“孩子只是一个酒后意外。”

3月9日,杜先生和妻子吴女士在瑞安法院打起了离婚官司。法庭上,杜先生请求法院判处其和吴女士离婚。

杜先生今年45岁。10年前,他还没娶着媳妇。一天,战友给他做媒,某乡镇领导有个“外甥女”,姓吴,大杜先生一岁,离异,带着一个孩子,但在瑞安市区有套房子,家庭条件不错。相处了四五个月,杜先生和吴女士宴请了宾客,算是“结婚”了。婚后,夫妻俩感情很好,直到婚后第二年,杜先生和妻子因“舅舅”黄某产生了矛盾。

据了解,吴女士的“舅舅”姓黄,今年61岁,曾在瑞安一乡镇当党委书记,后任瑞安市总工会权益保障部部长,2013年11月以后为主任科员。

3月10日,杜先生将吴女士和黄某列为被告,提出把女儿判给吴女士抚养,并要求两人共同返还其对女儿支出的抚养费、教育费、保姆费、满月酒席费、保险费等43万余元,另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。

一想到疼爱的女儿却是妻子与他人所生,杜先生气极了。之后,他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。

杜先生的辩护律师说,女儿出生后,杜先生视她为掌上明珠,非常疼爱,给孩子和妻子买了将近10万元的保险。法庭上,杜先生离婚的态度坚决,他认为这段婚姻欺骗了他10年,实在咽不下这口气。

去年5月份,他带女儿先后到了两家司法机构做亲子鉴定,结果均排除了他和女儿之间的亲生血缘关系。而后,在调查部门的要求下,女儿与黄某做了亲子鉴定,证实其与黄某存在血缘关系。

2010年,有个亲戚悄悄提醒杜先生:他丈母娘姓谢,舅舅怎么会姓黄?隔壁邻居和朋友也经常跟他开玩笑,“你女儿怎么一点也不像你。”杜先生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。